looop

instagram: ___yiyi

早先的生命是如此新鲜
感觉未被使用而锐利

3

年老与经验携手并进,
引导他走向死亡。
那时他所觉悟的是:
这一生最大的错误,
是徒然花费如此长久、如此辛劳的努力。

2

忽然之间的切换



warm on the head
Cold in the eyes
We re entering somewhere uninterrupted
suddenly it was interrupted...

听到那个不由自主发出的声音
忽然辨别那个外部的人
否则我已几乎沉降于湖心岛边界
无谓其他

被拽出来 打入平常的我体本部
并不是什么好事
但却获得某种新鲜的男性视角
理解了一些事欣赏了一些事
尽管短暂
编排好的环节 必经之路
卸下部分行李 再出发

仍然在浅表
这次 请不要急于抛锚
尽管没有一处 不是奇景
我坦言自己也不确定目的地
但必然不是这里

你看 并没有真正发生
因为我不会伤害你
沿着中部凹陷的浅渠
徐徐 徐徐向下游
当每个片段都...

3

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住在一个空心蜡烛里

下午 周围有肉色的光线和音乐

雷声远远近近地来了

一个闪电点燃了捻子

通常也没什么大惊小怪

雨水很快会浇灭大地上所有的火苗

可这次隔壁邻居说看到一个很亮的火球

雨跟着落几滴就没了

我没有看到火

感觉周围暖融融的

越来越亮

好像就要和世界融而为一了

我还能看和听虽然有点模糊

却不能呼吸了

后来我看着他们一点点把我周围凝固的蜡抠下来

像清理出土文物一样

有人谈论火球

有人哭

其实我更希望就这样永远待在蜡烛里

1

学着雨滴缀入泥土里的样子
把泪渗进衬衫袖口的棉布里
无声无息

7

Not enough rain to lay the dust.

2

韵律在哪里

时间发酵的时刻

阳光脱掉袜子的时候
风从遥远及近的时候
瞳光交汇的时候
血液升起的时候
音瀑落下的时候
埋葬种子的时候
纸被剪碎的时候
空气睡觉的时候

1



见见阳光

这个痛是必须

复读机说的话是某人刚说出口的

用痛苦铺成的路最结实

你直气壮地站在那里收过路费

过路费是在这个世界过活的的工具

高速公路上来往的车辆是时间

处理痛苦的时间

Every period of life is younger and timely.

月亮之一

一口大深缸稳稳坐在山顶,高过了才刚升起的月亮和绵延的接骨木林,人们徐徐登着台阶环绕大缸螺旋上行。里面已经有一些人在浸泡了,如某种新生的仪式。圆盘静广,无边水片。缸壁圆弧的润泽和水面的光洁镜面感都近乎完美,不似这个世界的产物。一轮圆圆的月亮片,清洗映照,好像整个环境的光源都来自这缓慢散开的月光,氛围那么恰到好处。幽幽的蓝蓝着柔和的钨丝光团,我仍然在远处,只能看的粒粒人影轮廓,点缀水面,一动不动,又看不清面容,仿佛人们都在静静吸收着加密的雾气。

它仍然在那
只是被遮住了
雨却总是带来蛛丝马迹
水蒸气里的讯息
沁人心脾的悲伤
包裹在温柔里
温柔又诱惑
无法解释的
涨潮的眼睑

3

请帮我点一首歌

最好是那种歌词很简单
一直重复 一直重复
闭上眼睛也能跟着哼
简单到不一会儿就忘记了歌词
忘记了歌曲
全然地
和麦克风里的沙沙声住到一起

3

雨还在滴沥,我想他到底会不会执着地追上来阻拦我,我没有加快脚步,故意更加从容地踩着积雨前行,心里数着,数到五,他好像不是从后面绕过来,而是直接轻巧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一只掌已经劈下来。蒙着厚厚黑雨衣的脑门上悬着几滴水,圆圆的小眼睛不满地看着我说:“不可以。”我本可以有礼貌地说:对不起。可是我没等他说完,转头就走开了,还有要把同等强度的不满用力抛过去。

一条很长很深的

一条开往彼岸的快艇
你的眼神射向很远的夕阳里
所有人都睡着了
直到八十岁
才收回窗外的眼睛
最后一支曲子
黑色的轰鸣正在消逝
我又听到了高耸竹竿在风里撞击的声音
渐渐灌满我的脊柱
一条很长很深的

6
 
1 / 9

© looo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