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op

instagram: ___yiyi

鸟梦

一个很清晰的梦 cliche但让人莫名温暖 

分成两部分 重点在第二部

冤案 我入狱 被绑在椅子上 一个热情的黑人审判我 还有其他人围观

我迫不及待要告诉他每一个细节

但他每问一个问题都要电我一次

疼痛难当 我说我们单独谈谈好吗

他居然同意了

我们坐在只开着一盏台灯的茶几旁 我近乎是倾诉

我们拥抱在一起

家里 我和妈说了我的遭遇 

她说你快去厨房看看 鸟都不怕人了

我进去发现一只比鸽子大的鸟卧在餐桌上 

灰白相见 黄沙色的喙 长而扁 看不见她的脚

她立刻站起来迎向我 很快速而跳跃地说了一段简短的话 声音好听

从她的语音听来是雌鸟 我听不懂 大概是问好 

接下来的一句语速很快“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我喊妈过来 想让她证明她也听到鸟在说话 但没有人 

然后她旁边出现一个小的旧电视

你面有五、六个人 棕黄的皮肤 像东南亚人

他们好像和我很熟 问我还记不记得他们

我问“我是你们的家人吗?”(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他们说不是的 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

然后我好像和一男一女好像交谈了很久 

并不是每个人都在那 来来去去 我感觉自己在他们的家里

我只记得他们给了我一本书 我在他们出门买东西的时候看完了 

书好像是关于外星灵性的故事

因为书是中英文对照 我问“你们也说中文吗?”

他们说他们那里用英文和中文

我问”这里不是地球吧?“(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男的说”xx星巨蟹座“

前面是很陌生的两个字 好像听到”军“或者”句“一类的发音 我疑问着重复了一边

男人说”记住巨蟹座就好了。“

临走我想要把那本书带走 证明我没有在做梦

但闹铃正好响了

今天要去见动物沟通师 帮她拍摄45只性格各异的牛 


我在路上把这个梦讲给她 

她问我鸟长的模样 

她说鸟儿是信使 觉得这个梦是要传达的信息 

但梦里重要的那部分谈话我已经忘了 书也不可能带回来

但带回了一种莫名的温暖感觉

评论
热度(1)

© looo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