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op

instagram: ___yiyi

过山浪

在下沉广场?这是麦当娜吧?Al自豪地确认了麦当娜,但地点是另一个,和下沉广场一样,它们都有向下的楼梯和扶手,注入一个隔绝的空间。

演唱会的场地从来不是古罗马剧院--人们立体螺旋式包围舞台,就像不太可能坐在中山音乐堂二楼听重金属。高台上的乐手发射着璀璨神光,四周的气氛瞬间把你吸进去,音浪包裹住双耳不留缝隙。释放了,将自我抛摔,简单音律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咒语般被催眠。没有人会留意是否“悦耳”,小小器官无需取悦,耳朵,此时只做通道,声音经过时也无需消化整理,毫无保留引震动入体内,然后化学反应咔嗒自动运行。被动,当感官只是松弛地带动,无我地被刺激感化——坐过山车被速度感化与冲浪时和速度同飚是如此迥异。

台上发泄的一跳,汗珠顺着弯曲发丝甩出一个扇面,播种下去,瞬间丰收。炫光升腾错觉,重音拍击入肺,由外而内的、短暂的、感官的击碎。


评论
热度(1)

© looo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