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op

instagram: ___yiyi

雨还在滴沥,我想他到底会不会执着地追上来阻拦我,我没有加快脚步,故意更加从容地踩着积雨前行,心里数着,数到五,他好像不是从后面绕过来,而是直接轻巧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一只掌已经劈下来。蒙着厚厚黑雨衣的脑门上悬着几滴水,圆圆的小眼睛不满地看着我说:“不可以。”我本可以有礼貌地说:对不起。可是我没等他说完,转头就走开了,还有要把同等强度的不满用力抛过去。

评论

© looop | Powered by LOFTER